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对于楚喧禾的反应青儿觉得十分有趣,但是也失去了和他继续聊下去的兴趣,自己本就是为林破天而来,既然确定是自己感觉出错了,自然就没理由在坐在这里了,随意的喝了一杯,离开了他们这里。

    见他离开之后,林破天才微微放松了下来,哈哈一笑与身旁女子共饮,不过并未提及任何关于他们二人的事情,酒肉一番之后,楚喧禾还是决定离开离开万花楼,过夜的价格让他实在难以接受,一晚竟要百两银子,还不算姑娘的钱,这个价格在黎阳城可是够他半个月万花楼游玩了。

    出了万花楼两人随意的在城中走着,之所以如此,主要是身后跟着尾巴,任何主城之中都有阵法,城中小斗可以,但是若是上升的神启以上的战斗,都会本大阵无情压制,况且城中禁飞,两人只好在城中一直瞎逛,顺便寻找一家看起来能便宜一些的客栈。

    南望城的规模远非黎阳城岚风城之流可比,两人兜兜转转也只是走了其中很小的一片区域,九转十八弯之后,楚喧禾施展《夜杀》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后面之人跟了许久之后便跟丢了,无奈只得返回。

    楚喧禾本想随意找个僻静之处吐纳半月便可,但是却被林破天严厉呵斥了。林破天恨铁不成钢的道:“师弟呀,怎能如此!我辈修士,岂可如此生活,我知你手中钱财还多,何必纠结于这些小钱。”

    对此,楚喧禾倍感无奈,看来这点银子估计是留不了多久了,跟着师兄混,不出意外是要三天饿九顿了。两人兜兜转转之后,选择一家看起来很是破旧的客栈,在楚喧禾肉痛的眼神中付了两个房间半个月的租金。

    三日后独自一人坐在房内,楚喧禾取出雪锋拿在手中,随着修为的提升美已经越来越能感受到灵器的重要性,雪锋明显有些跟不上自己的节奏了,《御九剑诀》第二式平四海,那日施展而出的时候明显可以感受到手中的雪锋的迟滞,若是那日用的楚家的镇族之物三品灵器镇风剑威力定然会大上一倍不止。

    默默的看着手中的雪锋,这么多年下来,加之现在雾宗弟子的身份,楚喧禾可以十分确定自己的娘亲李清墨就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修为不算高深,勉强跻身凝丹,背景也只是乱妖岛上众多小家族之一。楚雄应该也就只是普通人,那么自己神游时候看到的画面,消失的母亲,以及出现在家中的那个“李清墨”到底是谁?林破天明显并没有发现异常,那日收徒之时,赶来的李封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发现“李清墨”的异常。

    林破天看起来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自己的情况似乎并非个例,雾宗弟子应该是都有类似的经历,这一切现在的林破天没办法告诉自己,只有等到了雾宗之后再寻找答案。

    当务之急是手中的雪锋现在并不能满足自己的战斗需求了,急需一把趁手的兵器在手,现在才明白楚雄为什么想办法给自己凑钱,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手中的银两并不知道能买到什么品阶的灵器,但是这些银钱都要用来赶路了,林破天自从感受了一次传送阵的轻松之后就坚持不在御剑赶路了,这一点让楚喧禾十分头疼,而且明明可以不用进食的他,坚持不懈的每一天到了饭点就带着楚喧禾在城中吃喝,之前李封曾说过没吃过几次山海楼的珍馐,都不好意思交朋友,本以为是玩笑之言,现在看来修行界的确如此,山海楼内尽是奇珍异兽,不但味道极佳,而且有助于修行。

    林破天坚持不懈每天带着楚喧禾在南望城中的山海楼打卡吃饭,可见雾宗对此的执着。

    本以为就会这样安稳而心痛的度过剩下的这十余天,这一日终于迎来了变故,房门被推开,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门口,衣着华贵气势不凡只是看起来面色不善。

    客栈老板唯唯诺诺的跟在身后,客栈本不会随意暴露客人的的信息,但是也要看是谁在查此事。

    自那日在万花楼和青儿姑娘同在一桌饮酒后,楚喧禾和林破天就成了许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这里面自然摆阔后来得知此事的溪遥宗少宗主齐笑春,二人若是乖乖待在客栈之内,这个时间或许会被延长至传送阵开启那日,但是两人招摇过市了三日之后,早早便被其查到了住处。

    上下打量了一番楚喧禾,并未觉得楚喧禾有什么过人之处,清秀但略显稚嫩的脸庞,虽然只是好看但是明显不算昂贵的衣着,是有利还拿着一把五阶的普通的灵器,齐笑春嗤笑一声开口道:“还以为是什么世家子弟来和我齐笑春抢女人,原来不过是个山野村夫。”本来还有些怀疑是不是什么楚喧禾是不是有什么大来历,毕竟青儿姑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一亲芳泽的,见他手中的雪锋之后,打消了这个疑虑。

    对于突然到访且明显来者不善的齐笑春,楚喧禾心中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处置,好在林破天已经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齐笑春的身后,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人。

    林破天当然察觉到了有人到了,只是客栈里每日人来人往实在没什么好关注的,但是没想到这厮竟然径直进来楚喧禾的房间且出言不善。

    “有事吗?”

    齐笑春闻言转身便看见了林破天高大的身影,相比之下自己显得有些秀气,微感压迫,后退半步,因为丝毫没有察觉林破天的出现,虽然有些惊疑林破天的实力,但是丝毫未曾畏惧,“事大了!”

    林破天被他的话逗笑,有些好奇,“有多大?”

    齐笑春本能的就顺着林破天的话说了下去,“非常大。”

    林破天笑容更盛,点了点头,戏虐的开口道:“那看来确实是很大了。”

    本以为林破天是被自己吓到了,但是看到林破天的神情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被人当猴耍了,自小受人追捧,万人敬仰的他怎能接受这种事情。但是眼前的林破天明显实力强于自己,压住火气,咬牙切齿的道:“你是不是想死?你是没听过我的名字?”

    林破天仔细的想了想,“听过,你不是刚刚在说过吗?齐笑春。我还有个朋友叫齐静春,挺厉害的,可惜人有些固执,下场挺惨的。”

    齐笑春不知道他说的是谁,客栈掌柜也想了想这个名字,毫无印象,就此作罢。

    “你是真的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家父齐守一。”

    本以为这个名字一出,林破天会立刻面色大变,然后跪地为他方才的冒失所道歉,然后自己狠狠的踩上几脚之后再大人大量的原谅他。谁料林破天依然是一副玩味的笑容,淡淡的偶了一声。

    不敢相信有人在听到自己的父亲名讳之后还是如此淡定,齐笑春再次郑重开口,“家父齐守一!”

    “知道了知道了,你爹叫齐守一,然后呢?”

    “你你没听说过?血手人屠齐守一你都不知道?”齐笑春再三确定了林破天确实听清楚了,但是依然如此淡定,有些难以置信的。

    “别闹,血手人屠那不是宁立恒嘛,欺负我没看过书?”林破天认真的为他纠正了错误,似乎在谆谆教诲一个迷路的孩子。

    齐笑春仔细的回想了齐静春和宁立恒这两个名字,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说过,开口道:“我不管那些无用的,今日你二人必须向我道歉,否则,这事情我们没完。”他知道眼前之人既然如此不把自己父亲放在眼里,绝对不会轻易低头,那么今日回去之后就有话说了,自己那父亲也不会再怪他到处惹事。

    林破天来了兴致,本就有些无聊的他还要继续在取笑几句,谁料楚喧禾已经开口,淡淡的道:“偶,对不起。”

    已经准备好放狠话然后离开的齐笑春一时间楞在原地,你不是应该很强势吗?你坐在床上都不下来看起来稳如老狗,这就折腰了?但楚喧禾已经道歉,自己方才也只是让道歉,作为一个十分有原则的人,他决定就此作罢,走之楚喧禾身边,居高临下语气傲慢的开口道:“错了就好,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不知道,反正就是错了。”

    齐笑春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智商不高,突然觉得眼前的楚喧禾似乎也不是很聪明的样子,“你你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还说自己错了,你是不是傻?”

    楚喧禾摆了摆手,有些莫名其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情况,这人为何来此,不想惹麻烦,也懒得理会他,再次开口道:“没关系,反正就是错了。”

    方才只是恼火林破天居然在自己面前不卑不吭的,现在的齐笑春则是非常生气,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我必须纠正你,你都不知道错在哪里,怎么能知道错了呢?这是一个”

    “别说了,反正就是错了,哪哪都错了。”

    林破天哈哈大笑,觉得十分有趣,客栈掌柜想笑不敢笑憋的十分辛苦,但是着实为林破天和楚喧禾捏一把汗,齐笑春可是溪遥宗少宗主,他爹齐守一是心狠手辣之辈,曾经更是因为眼前这傻子屠了几个不开眼的小宗门,才有了这血手人屠的称号,此刻暗暗叹息一声,这两人怕是难以活着走出南望城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