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萧一心中震惊,居然是传说中的雾宗,想到自己之前还想着用半月宗的名号来镇退林破天,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和雾宗相比之下,半月宗能算得了什么呢,尽管这个宗门从来不曾在世人面前漏出过全貌以供世人了解,但是历来都有关于雾宗弟子的传说,几乎每一个弟子的现世,都是震惊大陆的存在。

    “那有如何?你能乃我何?你我修为手段相当,战斗起来不过四六开而已,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能留得住我吗?”一声冷哼后萧一化作一道流光,随风而去。

    “哎,我说过的你,我觉得你该死。”林破天说完之后,手中墨阳脱手而去,沿着萧一消失的方向消失不见。做完这一切之后轻身落了下来,站在了楚喧禾身边,十分不解,方才那大汉出现的蹊跷,消失的更是离谱,自己明明没有感受到有空间裂缝的波动,这人是如何来的?

    甄无常现在几乎没有可能再翻出什么浪花了,萧一都跑了生死不知,他一个小小的天觉在林破天面前还能做什么呢?纵身落在了林破天面前,脚下一软径直跪了下去,深深叩首在地。方才的嗜血和疯狂再不见半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情绪这种东西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冷静下来之后只能祈求林破天能不能饶恕过自己,偌大的甄家竟然看不到一个活人,想来都在林破天来时的哪震天一吼中昏迷了过去。

    林破天没有理会他,而是目光转向楚喧禾,“师弟,方才那是?”

    楚喧禾也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况且一时间也无法解释清楚,“师兄,回头我在想你解释吧。”

    林破天微微一笑,“无所谓,反正师弟你身上的秘密多,我早已习惯,只是好奇罢”

    见他们没有理会自己,甄无常心中焦虑万分,林破天明显不是好杀之人,否则之前那些族内的长老就不会是昏迷那么简单了,此刻只能寄希望于林破天身上,主动开口道:“前辈,晚辈也是被那萧一逼迫,实在是万不得一,才犯下如此大错呀?”

    被甄无常打断了说话,林破天倒也没有在意,目光看向甄无常,微微皱眉,转向楚喧禾说道:“这甄家,神启以上的都被我封印了修为,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我还是希望不要造过多杀孽。”

    “至于你,对不起,我觉得你也该死。”话音落下,甄无常一颗心沉到了谷底,拼死一搏?可是好像并没有任何意义,唯一可以起一点作用的镇族大阵,林破天进出自如,视如无物,很明显也是用不上的,脑中飞速的计算了算有的可能,最终的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一死难逃。

    既然死局已定,只能祈求楚家能不能放过自己的族人,“楚雄,我与你家大长老昔日曾同拜散修洞山真人为师,有同门之谊,念在这些情分上,放过我甄家可好,族内的资源与产业愿悉数奉上,只求给那些小辈们一条生路。”

    “方才你要置我于死地的时候怎么没有念及昔日于我族长老的同门之谊?你带人入侵我楚家的时候怎么没有念及同门之谊?”

    甄无常老泪纵横,此刻后悔早已为时已晚,“我错了,可我也是被逼无奈,那都是他们半月宗的计划,我只能顺从。我错了,真的错了。”

    陈晚在一旁听得直摇头,甄无常有些异想天开了。

    楚雄不是林破天,能稳坐楚家家主这么多年,行事手段向来不向来没有说放过敌人这种习惯。

    “对不起,我没有资格替死去的族人原谅你们甄家。”话音落地,甄无常也瘫坐在了地上,无力而绝望。

    林破天眉头紧皱,不知如何开口,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作为师兄的确不好参与什么,甄家做错了事情,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只是想到这甄家数千人,其中不乏懵懂无知的少年少女,他们何其无辜,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师弟,我还是觉得”

    林破天并没有把话说完,楚喧禾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看着楚雄已经不再如之前那般游走于生死线之上,顿了顿开口道:“老楚,凡事留一线好了。”

    楚雄与陈晚二人同时摇了摇头,两人一致的认为斩草除根,楚雄灭有开口,陈晚说道:“令师兄修为高深,不用知道人心险恶,你尚且年幼也不懂这些,此事就此作罢你让族内之人如何看待?若是杀光参与此事的甄家之人,又留下那些没有参与的,甄家人尚存之人如何作想?血海深仇岂能不报?”

    楚雄将目光看向楚喧禾,意思很明确他也是这么想的,楚喧禾将目光看向林破天,他对于这些并不关心,既然楚雄无事,族人虽有伤亡,但是甄家必然也会为此付出代价。但是楚家也好,陈家也罢能或者走出来在这里谈论报仇的事情,都是要归功于林破天,所以三人倒也都愿意遵循林破天的意思,只是事后肯定还是会站草坪除根的。

    林破天想了一下开口道:“意思是如果这些小辈若是不在将此仇放在心上,那么就可以放过他们?”

    “若是如此,我们也不愿滥杀无辜。”

    甄无常早已只求一死,甄家之所以回事现在这样全因为自己的贪心,做了个错误的决定。现在闻此言眼中重新有神,抹了抹脸上的老泪,等待着下文。

    林破天欣慰一笑,开口道:“这好办。”转身将手落在了甄无常头上,甄无常以为现在就要取自己性命了,也不挣扎,只是有些狠自己恐怕无缘看到甄家有哪些后辈能活下去了。

    林破天手掌在抬起一滴鲜红的血液漂浮在林破天手中,甄无常肉眼可见的苍老了许多,另一手掐诀对着口中念念有词,紧接着那滴血液蔓延开来,如一张蛛网展开,连接在每一个甄家三十岁以下的人小辈身上。

    网的范围很大,有的便就在甄家之内,有的则是延展到肉眼不能见的远处,林破天脸色渐渐苍白,但是依然还在坚持。时间持续了很久,蛛网最终消散,一团光影出现在林破天手中,里面有无数的画面与人影。

    “这是?”楚雄与陈晚震惊于林破天的手段,异口同声道。

    林破天脸色苍白,似有虚弱,但还是解释道:“甄家所有三十岁以下的小辈的记忆,从出生开始一直到现在,他们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说完之后手掌轻轻一握,光影消散在天地间,这些昏迷之人醒来后,就此成为无名无家之人,有些甚至可能沦为痴傻,但是好在保住了一条性命。

    陈晚震惊于林破天的手段,但是心中其实并没有放过甄家的意思,人口百言,不记得又怎样,如此大事日后能不听旁人口中说起?不过事已至此,他也不再打算时候做些什么,因为被甄家所大伤的家族,又哪里是只有楚家陈家两家。

    楚雄上前一步,深深作揖,林破天不管如何不计后果,那是两人的观点不同,现在事实就是林破天救下了他们,感恩之心确实发自肺腑,陈晚见此也上前拜倒,他没有楚喧禾这一层关系,如此大恩,当拜谢之,楚雄若是拜倒与辈分不合,所以才是深揖。

    “师弟,先回你们楚家吧,我给你们设下阵法吧,以免你去宗门后有后顾之忧。”

    “师兄,大恩不言谢,喧禾铭记在心。”

    林破天微微一笑,摆了摆手,示意楚喧禾御剑,方才的大封印让他有些消耗过大,楚喧禾明白意思,再次当起了司机,御剑带着几人离去,只留下在地上无人问津的甄无常。

    甄无常艰难的爬起来,方才林破天用他的本名之血,施展封印,他本就重伤的身躯,现在如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踉踉跄跄的走着,进了地牢尝试唤醒那些长老,没有一人有反应,他开始沿着路走遍了甄家的每一个角落,无一例外,没有一人可以唤醒,但是都是活着的,苍老的身影更加佝偻了几分。

    再独自一人踏遍了甄家的每一个角落后,他的身影最终倒在了甄家的祖祠前,再无生机。

    甄家的攻势是以岚风城为圆心向四周其他地方辐射,正是这一霸道的举动让他们再无机会可言,各大家族在得知甄家现在的情况后,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甄家的长老们醒来后发下自己修为尽数被封印在了神启之下,小辈们更是离奇的对他们陌生之极。

    丧失抵抗能力的甄家并没有坚持很久,一代霸主就此湮灭的乱妖岛之上,甄家的产业被一众家族瓜分,以后不知道又会有那个家族在这片土地上崛起,会不会再次重蹈覆辙。

    半个月后,林破天坐在楚喧禾的小院里抬头望天,眼神里带着的愧疚,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此事不是因他而起,却因他而结束,无数甄家无辜之人因他而丧命。

    “师傅,我做错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