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对于楚喧禾的表现,男子为觉得有什么不妥,觉得应该是自己的话震慑到了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开口道:“我名甄赵达,乃天风城你干什么?”

    “赵达是吧,你还真是找打呀。”

    说着话楚喧禾的拳头便已经挥舞到了赵达的脸上,这赵达说话高人一等的自信,楚喧禾真的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底气,小爱在识海里已经给出了关于赵达的数据,战力与楚喧禾相当,也就25,那么是世家给了他自信?在这黎阳城和楚喧禾比背景,莫不是脑子有些问题?

    甄赵达反应倒也快,以掌挡拳,另一只手掌前送,掌中火光乍现,火舌冲着楚喧禾胸部袭来,开口叫嚣着:“穷山恶水出刁民,是谁给你的自信向我出手?”

    楚喧禾心中暗道一声不妙,是术法,自己刚入魂醒,什么术法都尚未解除,这一击看似威力不大,但打到身上想来就算不疼,那也绝对很烫。

    脚下忙退,两个熟练的驴打滚,拉开了距离。

    甄赵达见他退去,也没有在乘胜追击的意思,毕竟这里是黎阳城,口头上装一下可以,真把楚喧禾惹急眼了,自己这点微末修为,绝对是甄赵屎。

    李封看的起劲,见两人同时停下,微微不满,对楚喧禾道:“打啊,他都要当你爹了,你的火气呢。”

    楚喧禾:“”

    李封忽然想到这徒弟是刚进魂醒,这是完全不懂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只会玩硬的。心中了然,然后恨铁不成钢的道:“蠢,太清内息决神级功法傍身,这种三脚猫术法打在身上根本不痛不痒,你只管上去锤他,剩下的交给天意。”

    楚喧禾半信半疑,想来自己这师傅应该也不会骗自己,毕竟还等着自己给拿银子呢。

    左腿后撤半步,作势就欲再扑。

    甄赵达本以为楚喧禾能自己意识到和他的差距,不会再做这种蠢事,结果看见他又欲再战,呵斥道:“蠢货,淬体境如何与我交手,现在认错,我可以原谅你的莽撞。”

    这种喜欢口嗨的人楚喧禾见过很多,比如现在正幸灾乐祸看着的楚喧九,懒得搭理,自腰间抽取雪锋,一跃而起,如凡间武学,剑出如龙,只逼甄赵达面门。

    甄赵达冷哼一声:“不知死活,先亮剑的可是你。”

    腰间佩剑出鞘,对空一挥,一道剑光刹那间便已至楚喧禾近前,楚喧禾忙改攻为守,铛的一声,楚喧禾挡下了这一击,切前冲的身躯并未被击退。

    甄赵达脸色微怒,转头对着楚喧九呵斥道:“楚喧九你不是说他淬体境吗?”

    楚喧九也是楞在原地,能硬接甄赵达一击不退,虽然只是随意一击,但毫无疑问自然是魂醒了。

    “赵达哥哥,就算他魂醒了又怎样,一个刚刚魂醒的人,打一顿便是。”

    甄赵达摇头暗道晦气,这楚喧九竟生的如此之蠢,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她那抹波涛汹涌,心中了然,果然如此。不懂魂醒的意义吗?一个家主嫡子魂醒了,自然是重点栽培了,怎么可能再要什么上门女婿,就算要了将来也不可能在这个家中有什么地位可言,自己的目的已经不能达到,有些意兴阑珊,冲着楚喧禾微微拱手,转身欲走。

    楚喧禾手中的剑握的更紧了一些,这种战斗的感觉很久没有过了,何况是这种势均力敌的对手,怎么可以这么轻易放过机会,开口问道:“我让你走了吗?”

    甄赵达有些生气,今日来本是信心满满的来提亲的,自己是庶出的身份,家里不可能把资源核心放在他这里,但是在这稍微次一等的楚家就不一样了。本以为是个娇女引豪婿入门,教训不成器的弟弟,再顺理成章的成为资源继承的第一顺位的故事,现在演变成这个样子,心里已经有些许火气,只是碍于此时身处此地才隐忍不发,现在楚喧禾竟敢出言挑衅自己。

    甄赵达语气不善反问道:“你是在和我说话?”

    楚喧禾见他又要打一波嘴炮,干脆将剑抱在怀中,靠墙而站,显得有些吊儿郎当。

    “没有。”

    甄赵达已经准备好了如何嘲讽楚喧禾的狂妄无知,却不料这一拳打在了空出,颇有些气不顺的感觉,一声冷哼,转身便走,发誓再也不来这穷山恶水。

    只是刚走出没两步的甄赵达便又听见了楚喧禾那漫不经心的声音。

    “切还以为什么高手呢,原来是个泥腿子,真无趣。”

    甄赵达再次转身,愈是生气,反而愈是冷静了下来,面色平静,认真的重新审视了一下这个看起来一些痞气的少年。

    甄赵达缓缓开口,语气真诚的问道:“你挨过打吗?”

    楚喧禾同样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他这个问题,如实回答道:“没有。”

    “嗯,可以看出来,年轻人很气盛。”

    说完甄赵达不理会楚喧禾,反而看向楚家深处,拱手抱拳道:“天风城甄家,甄赵达见过各位长辈,今日来本想结两家亲,修千世好,无奈事与愿违,先是受你家大小姐蒙骗,再受少爷侮辱,此气若不能顺,恐有伤我道心之险,若是归得家中被长辈知晓,恐怕此事不好善了。”语罢,拱手等待回应。

    楚雄的威严的声音传来,雄浑有力的道:“接着说。”

    “想来楚家应该也不想此等不美之事发生,就让我二人公平战斗一场,此战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人不可参与。他与我皆是魂醒,想来没有什么不妥的吧。”

    楚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却没有理会甄赵达,反而是问楚喧禾道:“禾儿意下如何?”

    楚喧禾嘿嘿一笑,自信的回应道:“可以一战。”

    “好,那便依你所言,不过你多心了,我楚家暂时还没有长辈欺负后辈的习惯,以后大概也不会有吧。你可能习惯了你家那一套了,你玩这些心机没意义,要打你早在言语不妥之时便打的你喊娘了。”

    甄赵达神情变换,却不反驳,就算真的收拾了自己又能怎样,不出人命,甄家不会因为自己这个庶出的和别的家族闹翻脸。

    自甄赵达与楚喧禾交手的第一个回合时楚家中一些修为高深的族老便已经关注了这里,只是谁也没有楼面的意思,静观其变是一个老银币的基本自我修养。

    南怀此时牵着林破天站在楚家祖祠前,楚家隐藏的最深的长老堂大长老双手捧着茶,站在旁边一脸献媚,他们也在关注着楚喧禾那边的情况,没有人注意到林破天的狗眼里震惊的眼神。

    “师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