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斗气大陆上,除了炼药师之外与炼器师之外,还有一种自炎帝飞升后才崛起的职业,“铭文师”

    不同于炼药师必须火木双属性的苛刻要求,亦不同于炼器师要用雄浑斗气和无数物件堆砌的败家,铭文师只需要拥有强大的灵魂力量与天赋就够了,哪怕是用普通的墨水,在一张费纸上,都能够发挥出作用。而相比于前面两个,铭文师的要求实在是是低的太多了。毕竟,灵魂力量与天赋对于前者而言,只不过是基本要求罢了。的确,铭文师入门确实容易,但是想要修炼至高深处,却依旧不比前面两个简单。不过绕是如此,也足可令铭文师比前两个更受修行者青睐了。

    清晨来临时,叶铃铃从温月床爬起,帮温月整了整有些散乱的头发,洗漱完后便是在一队尽是大斗师的重甲护卫队的保护下出了皇宫,直往月星帝国都城西北方而去,在那里,坐落着月星帝国每个天才都梦寐以求想要进入的地方,玄尘学院。

    所谓的玄尘学院,乃是叶擎与洛尘商讨后在六年前亲自下令创建的,同时调集了玄尘宗长老与边境军中的高手作为导师,而玄尘学院在招收学生时,则也是从不分地位高低,即便是平民乞丐,只要拥有着相当的天赋,也依旧能被准许能够进入玄尘学院修行,。

    这些年来,玄尘宗与玄尘学院为月星帝国培养输送了了不少的人才,故而其地位,在月星帝国内也是越来越高,所以即便是叶铃铃这个皇子殿下,都是挂名在此学习,有空的时候便会来这里看一看。

    玄尘学院大门口处,防卫森严,就连门口的护卫队长,都是斗灵级别的强者。身披甲胄的护卫们严格的检验着所有进入者的身份牌,不过这道程序,对于叶铃铃自然是免了的,在这月星帝国帝都内,恐怕是没人不认识他这个殿下的。

    “拜见殿下!”

    所以当叶铃铃出现在大门口时,那些守卫皆是对着他恭敬弯身。

    “殿下。”来来往往的还有着不少玄尘学院的学员,皆是在此时对着叶铃铃露出笑容,神色中都有着一分尊敬。

    叶铃铃也是笑着抱拳回礼,他知道,这些学员大多数都是平民的身份,所以他们对他的尊敬,更多的是因为他父王建立了玄尘学院,让得他们这些平民也是有了提升地位,改变命运的机会。至于对他叶铃铃他们对他的了解也就只停留于是个人不错的纨绔殿下。

    玄尘学院,外院。

    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堂中,整齐有致的摆放着一张张书桌,书桌前,众多少年少女跪坐,气氛安静。

    在第一排的一张书桌前,叶铃铃也是安然跪坐,在他书桌上,有着一方光洁玉板,一侧还平躺着一支黑色的长笔。

    而他身边的座位上的人,自然是一身白衣的萧婉。

    这支笔通体如黑玉所铸,笔头的毫毛乃是以火狼兽尾部最为柔软的毛发所制,纤细中闪烁着点点光芒,正是一支纂笔。

    如果要说刻画铭纹最为重要的是什么,那所有人都会说三个字,铭文笔。所有的铭文,都需要铭文笔为媒介,方才能够勾画出那玄妙深奥的铭文,从而引动天地间的斗气,发挥出极其强大的恐怖威力。因此,铭文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没有了铭文笔,就算你在铭文上面的造诣再高,恐怕铭刻出来的铭文威力,都会打上一些折扣。

    叶铃铃手握这支黑玉铭文笔,目光却是看向最前方,在那里,一名中年男子的讲师,正语气平静的讲着课。

    “所谓铭文,灵魂为引,汇聚笔尖,勾勒铭痕,一笔一划,都要以灵魂力量为墨,故而刻画出来的铭文,方才能够引动天地间的斗气。”

    “你们要记住,铭画铭文时,需心如止水,不可有丝毫杂念,将手中铭文笔,化为自身一部分,如此方才能够让得灵魂力量聚于笔尖,做到笔随心动,一气呵成。”

    “”

    “接下来继续练习一个月前我教给你们的那两道铭文,我希望今天有人能够成功完成其中一道。”讲师在讲解完毕后,便是开口说道。

    而此言一出,教室中顿时响起一片哀嚎声,众多少年少女面色发苦,只因练习这铭文,看似简单,但每一次的练习后,都会让得人灵魂损耗,出现困乏之感。

    “哼,嚎什么嚎,我教给你们那两道铭文,轻灵纹,龟甲纹,都只是入门级的铭文而已。”听到这些哀嚎声,那名中年讲师也是严厉的怒斥出声,声音中满是恨铁不成钢。

    众多少年少女瞧得讲师发怒,也是缩了缩脖子,不敢出声,然后皆是拿起铭文笔,开始在面前的玉板之上刻画起来。

    叶铃铃也是微微一笑,手握铭文笔,心神凝定,周遭吵杂的声音顿时被屏蔽得干干净净,心中静如幽潭,他凝视着光洁的玉板,眉心间隐有光芒浮现,紧接着那铭文笔笔尖处,也是有着微弱的蓝色光闪烁起来。

    叶铃铃落笔,笔尖缓缓的自玉板上划过,留下了一道道繁复的铭痕,这些宛如羚羊挂角般的痕迹,散发着某种韵味,而当它们完整的组合在一起时,又仿佛具备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每一道铭文,都是由多多少少的铭痕组合所形成,一般说来,铭文所具备的铭痕越多,其品级与威力就越强。

    而叶铃铃现在所画的,正是那三道铭纹之一的龟甲纹,这只是入门级的铭纹,拥有着上百道铭痕,不过,想要将这上百道复杂的铭痕完美的刻画出来,显然是需要大量的练习。

    叶铃铃的笔尖犹如水流一般,悄然的流淌,没有丝毫的停滞,有着一种行云流水般的美感。

    自小以来,叶铃铃在斗气上的修炼就只能勉强算得上是中上,放在一些穷乡僻壤或许算得上的天才,到时在月星帝国帝都,玄尘宗,玄尘学院,那可就根本不够看了。所以叶铃铃几乎所有玩乐后空余的时间,都是用来学习铭纹,所以在这上面,他的底子远比其他的学员深厚。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能够感觉到,他的灵魂力量,应该也是远胜于常人的。但是,这有如何?

    就这?叶铃铃在心中问自己?只有这样吗?没有萧炎的天赋,没有药老那样的老师,没有系统这种外挂,没有神级的血脉,空有灵魂力量有什么用?难道自己穿越来就真的只是吃喝玩乐还有鬼画符这么简单吗?

    笔尖流淌,数分钟后,伴随着叶铃铃修长手掌轻轻的斜划而下,他面前的玉板上,忽的绽放出一抹光芒,只见上面,一道复杂而充满着韵味的铭纹,缓缓的成形。

    “好,不错,笔力强劲,纹迹圆满,乃是笔下有神,这一道龟甲纹,当算是成功佳作。”而就在叶铃铃完成的那一刻,一道赞叹的笑声也是从身旁传来。

    叶铃铃抬头,只见得讲师不知道何时站到了他的身边,正面带欣赏笑意的望着他玉板上的铭纹。

    教堂内的其他少年少女皆是抬头,望向叶铃铃,眼神中带着一些惊叹,他们这里有些连笔都还没下,结果叶铃铃那里却已经成功了。

    萧婉在一旁懒洋洋的看着叶铃铃,说道:“铭纹有什么用,我能在你画出来之前就打死你。”确实,对于一名斗王来说,斗师?那是什么玩意?

    “你会铭文吗?画一个给我看看。”叶铃铃回嘴道。

    “我为什么要会?”萧婉好奇。

    “你连一个你视为垃圾的东西都弄不好,那你岂不是连垃圾都不如?”叶铃铃嘴脸微微上翘,他明白,萧婉这货,又上钩了。“连铭纹都不会,我看不起你。”

    萧婉当场石化。

    讲师也是心情好了许多,冲着众多学员感叹道:“你们若是都能有皇子殿下这般学习效率,那该多好。”

    众多少年少女闻言,皆是笑着摇了摇头,叶铃铃殿下显然在这上面颇有天赋,哪能要求所有人都有这种效率?

    不过,就在那众多笑声间,一道古怪笑音,却是突兀响起。

    “呵呵,讲师此言差矣,我们主要的心思更多是放在修炼上面,自然是不能如同叶铃铃殿下这样全心全力的投入到铭纹研习上面,不然的话,岂非是本末倒置?”

    这道笑声,略显刺耳,顿时令得教堂内一静,诸多目光顺着看去。

    叶铃铃和萧婉刚斗完嘴,也是微微挑眉,视线投去,然后便是见到,在那不远处,一名锦衣少年,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神态懒散的转动着手中的铭文纹笔。

    嘴角的笑意,微带嘲弄。

    “是吗?”看着那人,萧婉也笑了,“怎么?要不你来和我练练?”萧婉嘴角亦是带着嘲弄的意味,继续说道“都已经十五岁了,却连个斗灵的边都没摸到,这种废物,也配在本世子的眼前叫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