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陈洛赶忙退出了战场中央,向战场边缘飞驰,第二步与第一步的差距犹如天脊,他现在不过灵台境,更是难以抵挡。

    “师兄,你快走,我们替你缠着他一会!”

    “师兄,快走!”

    诸位第一步的剑宗弟子纷纷挡在了陈洛的前方,想要为他拖延一些时间。

    “你们!”陈洛心如刀割,他与这些人素昧平生,毫不相识,如今却用自己的性命帮助自己。

    “快走啊,没时间了!”

    数名弟子用剑铸就了一道剑网,向着那老者捕去,见陈洛停下,焦急喊道。

    陈洛只感觉步伐愈加沉重,根本难以踏出,他不忍心看到有人为他牺牲,正如逍遥子所讲的道一样,一往无前,如果遇到强敌就要退缩,那他这把剑又有何用。

    “别去了,去那边吧,这个人,我来杀!”

    身前一名青年挡住了陈洛的脚步,剑指了一个方向。

    异族有人监视着战场,剑宗一方同样有,只不过动作慢了一些,一席长剑秀在胸前,带着金边,表示这位是内门弟子。

    “老东西,你也就能以大欺小了,这番作态,还妄想取代我剑宗,痴心妄想!”

    二话不说,那名内门弟子便救下了那几名弟子,与那名老者交战在了一起。

    “大恩不言谢!”陈洛朝着几人拱了拱手,目光冰冷的盯着前方的异族,转头冲向了战场,想杀他,就要付出一些代价!

    原本他们就要见证天骄的陨落,没想到瞬息内,自己一方的人便被挡在了一旁,而那个魔神又回到了战场,顿时间哀嚎不绝,血流成河,那柄龙纹剑不断划过脖颈,犹如割麦一般。

    “该死!”老者见陈洛重新回到了战场,杀得族人片甲不留,更是气急,居然想硬抗内门弟子的攻击也要杀了陈洛。

    “万剑诀!”

    配合着遍地的尸体,无数兵器配合着剑域,化作一道金属洋流,朝着老者轰去。

    前后夹击,内门弟子那一剑正中老者眉心,瞬间元神溟灭,死的不能再死了。

    “干得不错!”内门弟子颇为赞赏的说了一句,如今第一步的战场局势已经十分明了了,陈洛一枝独秀,只要第二步,第三步的战场上取得优势,那这场大战就该消散了。

    “铛铛铛!”

    钟声悠扬,回荡在星空之上,这是收兵的声响,伴随着钟鸣,无数修士如潮水般退去,星空下只留存着尸骨与断剑。

    陈洛随着大部队离去,但此刻他的身形又重归于透明,旁人见不得,摸不着。

    “来!”

    只听到一声召唤,陈洛便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一片空旷的大殿上,逍遥子端坐首位,身下有数十名身着白袍的壮年人,气势滔天,比元无忌高上了许多,也比逍遥子弱了许多,真传弟子位列其下。

    “宗主,灵初境死伤十万名。”

    “第二步修士战亡万人。”

    “第三境暂时没有伤亡。”

    “很好,我们这样的实力,迟早要反杀回去,将那些杂种杀得片甲不留!”一位白袍男子大笑,颇为豪放,“我原本以为那元族有元昊在手,我们的天骄还未出动,尚且还需死伤更多,没想到,你们做的不错。”

    “多谢藏峰主夸奖,我们弟子内突然出现了门内天骄,差点一剑杀了那元昊,更是与内门弟子合力,将监察者击杀!”下方统御第一步战场的真传弟子回答道,他也是从手下口中听来的,原本还以为是门内秘密培养的,现在从藏峰主的话里琢磨,貌似是自己想错了。

    “哦?那位叫什么名字,我剑宗赏罚分明,定要给他好好培养,也让长风好好训训他!”

    藏峰主略微吃了一惊,扭头看向逍遥子,还以为是宗主培养的,但见他不为所动,那便代表不是了,宗门内又出了一位天骄,他必要抢来他藏剑峰。

    “弟子不知,战斗结束,我们找遍了弟子也没见着有这个人。”真传弟子摇了摇头,说来也奇怪,他盘问了那么多人,愣是没发现一点迹象。

    任他们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到,陈洛此时就站在逍遥子的旁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场上的争执,一群峰主为此大骂真传,连个人都找不着。

    “好了!此时稍后再议。”逍遥子撇了场上一眼,顿时众人噤若寒蝉,“那些人不会停手的,据我所知,十宗内皆是有大战发生,现在连我也找不到混沌的踪迹,怕是他也被人引走了。”

    “连他都······”一名白袍峰主惊到,这位可是他们的顶梁柱,千万不能出半分差池。

    “如今十宗被分割,传送阵也被切断,各自为战,我们剑宗要做的就是将这杂碎打跑,支援他宗!”一名女峰主出声道,陈洛能从她身上感到一股浓郁的杀气,甚至白袍之上也沾有血迹。

    初步确定了一些后续方案,众位峰主责令了那位真传一番各自消失,大殿内只剩下逍遥子与陈洛二人。

    “你来自未来?”逍遥子平静了许久,看向了陈洛。

    “是。”陈洛想要出声,却又忘了自己什么话都说不了,只得点了点头。

    “这场大战也不知到底是赢还是输,不过,当看到你的那一刻,我便知道我们能够留存火种。”逍遥子点了点头,在他眼中看不出陈洛的半分动作,有的只是一片白雾,但他能感觉到属于混沌一脉的气息,这位是混沌的族人。

    “我送你去一地,或许那里才是你这次来的目的。”

    逍遥子大手一挥,二人消失在了原地,来到了一座传送阵前。

    “站上去!”

    陈洛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做,逍遥子说的,他也想明白真正来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通往混沌一脉的单向传送阵,如今也只有这一座尚且还能运转,遵循你的血脉,他会指引你方向。”

    逍遥子挥了挥手,一阵明光闪过,传送阵归于平淡,空空如也。

    “也不知,算了······”叹了一声,传送阵被一剑毁坏。

    陈洛正迷糊着呢,他不知逍遥子口中的混沌一脉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这一脉的弟子?

    摇了摇头,还是有些不信,上古之内唯一一个世家堪比宗门,自己怎么可能是这一脉的后裔,且不说血脉之力他现在都没感受到半分,后世与他同族之人,能够修炼的都寥寥无几。

    光影闪烁,陈洛出现在了一片崇山峻岭中,遍地都是参天巨木,他隐隐感到许多强悍的气息在其内生存。

    “这里是什么地方?”看着这片原始秘境,陈洛一时摸不着头绪,他居然迷路了,逍遥子口中的指引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他运转灵力狂奔许久,依旧摸不着这片森林的边缘。

    “吼!”

    远处传来巨大的声响,一时间群鸟震动,四散而飞。

    陈洛跟了上去,说不定能够了解到一些情况。

    “嘶!这么小的灵初境!”

    站在一棵树上,陈洛远眺而望,一名约莫十几岁的少年正与一头灵初境的巨象肉搏,一拳挥出,光是拳风便将这巨象的皮肤撕裂一道口子。

    又是几声巨响,森林内又冒出了数十头巨象,甚至比交战那头更为巨大,象牙尖锐无比,如同宝剑,朝着少年冲去。

    少年面色变换,显然没料到这巨象还有帮手,硬拼之下后退了几步,他明白这么多头根本不是他能抵挡的,只是已经被包围了,唯有硬抗着冲出去,才有一线生机。

    不知为何,陈洛看着这少年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恍若来自远古的羁绊,蕴含在血脉之中。

    试着活动了身体,实力并不受虚体的限制,尚能发挥出来,寒光一闪,陈洛从树上跳下,龙泉剑在巨象上划破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四溅。

    少年有些呆滞,身前的巨象就这样莫名的一个个倒下,而眼前却有没有半个人影,难道是闹鬼了!

    “多谢族老相助,本次试炼陈不为愿以失败论处。”陈不为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哪位族老见识到了这个场面,这次试炼对他来说至关重要,但受人帮助就是受人帮助,做不得假,按照规则,他就是失败了。

    看着少年垂头丧气的模样,陈洛感觉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在陈不为眼前晃动了几下,用剑尖在土上比划了几个字。

    “我是森林之精,并非族老,今日助你,只是兴起。”

    陈不为又呆滞了,他竟然看见地上在自己写着字,强忍着腿软,耐着性子等待书写完成,读了出来。

    “森林之精!”陈不为大喜,这代表族老就并未帮助他,他这次试炼还能进行,他也不管森林之精到底是什么了,直接拜谢,“待到试炼完成,我一定再来谢你!”

    留下一句话,陈不为朝着远处走去。

    陈洛看着这模样只觉得这少年太过天真浪漫了,他胡诌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居然能够骗到人,笑着跟在了陈不为身后,他想看看这少年说的试炼到底是什么,逍遥子的话不会有假,或许这场试炼事关他的机遇也不一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