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把你们掌柜的喊出来,你们的酒喝死了人,还在里头当缩头乌龟呢。你们信不信,我们把尸体抬到顺天府衙去,让你们一命抵一命!”那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扯着嗓子叫道。

    由于愤怒,此人脸红脖子粗,似乎与这死者关系颇好。

    哭泣的三十来岁的妇人抱着两个孩子,哭得梨花带雨,“我的相公啊,你死的好惨啊,你让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活命啊,为什么死的是你,不是我啊,现在你死了,我们娘几个以后可怎么活啊!你干脆把我一起带走好了。”

    妇人哭的伤心域绝,旁边两个半大的孩子看到自己的母亲那悲痛的模样,也跟着哭了起来。

    七十来岁的老妇人哭的已经没了声音,看的出来,这一家人平时关系还不错。

    宋福在外头不停地劝说着,让闹事的人到后头去坐下来解决。

    “这位老爷,我们到后面去坐下来商量好不好,有事就解决事,你们总在这里闹也不是个事儿啊!”虽然下了大雨,可是来看热闹的却越来越多了,似乎一传十十传百,不少的人听说“酒别重逢”出事,都跑过来看热闹了。

    宋福不想事情闹的太大,就上前拉那个中年男子,想要到后面去商量如何解决。哪里知道,刚碰到那男子的手,男子就“哇哇”大叫起来:“怎么?到后面去解决?你们是不想让人知道你们的酒喝死了人想赔点钱了事吧?我告诉你,不可能。今儿个你们老板不出来,我就把我兄弟的尸首抬到顺天府衙去,一命抵一命,你们也别想活。”

    宋福气极:“那你说怎么办?”

    “我兄弟死了,这么一大家子要活命,你能出多少钱?”

    “我们进去商量。”宋福说道。

    男子就是不进去:“我不进去,要商量喊你们老板出来。谁知道进去之后你们又使什么鬼心思。”

    宋福:“你”

    谢玉萝将前面的话听的清清楚楚,那男子分明就是想要老板过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是宋长青出现,绝对会影响以后揽月楼和仙居楼的生意,说不定若是这人不会了钱财而来,一心想要人坐牢一命抵一命的话

    那自己绝对不能拖累宋长青。

    谢玉萝打定了主意,起身就要朝前厅走去,宋长青见状,一把就拉住了她:“你要做什么?”

    “这是酒庄的事情,我作为老板,他要见我,我自然要出去,要跟他解释个明白。”谢玉萝认真地说道。

    宋长青脸銫都变了:“胡闹,不准去。”

    谢玉萝松开自己的衣袖:“死者是喝了我做的酒死的,于情于理,我都要去看看。”

    “萧夫人,你就算不顾自己的身份,你也不顾萧大人吗?”宋长青急急地说道:“你若是出现了,你可知道会对你和萧大人造成多大的影响。你一出现,不出一刻钟的功夫,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吏部左侍郎萧钰的妻子是个杀人犯。”

    谢玉萝语噎:“可是”

    宋长青不容谢玉萝回答:“没有可是,郭兴,听荷,带你们夫人回去,这里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郭兴和听荷二人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杏,若是夫人出现在众人面前,老爷在官场上,就一定会有人弹劾他。

    听荷:“夫人,您听宋先生的话,我们回去吧。”

    郭兴也在一旁说道:“是啊,夫人。”

    “若你当我是你的朋友,你就离开。”宋长青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谢玉萝,然后迅速朝前厅走去。

    不一会儿,前厅就传来了宋长青的声音:“我是酒别重逢的老板,请问你,想要怎么商量!”

    谢玉萝还没有动,一旁的听荷说道:“夫人,我们走吧。”

    谢玉萝依然没动。

    郭兴也劝说道:“夫人,宋先生他已经去解决问题了,您过去也于事无补,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才能把损失降低到最小,待在这里也于事无补啊!”

    谢玉萝这回动了,看了一眼郭兴,转身就从后门走了。

    郭兴和听荷忙撑着伞走在了后头。

    大雨依然滂沱,势如破竹,打在伞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谢玉萝刚走出店铺,没几步就停住了。

    “郭兴。”

    “夫人。”

    “你快点去府衙报案,让他们赶快来人。”谢玉萝焦急地说道。

    郭兴一愣:“夫人,您”

    “我相信我做的酒一定没有问题。”谢玉萝笃定地说道:“那人为什么死了,我也一定要查清楚,不能让人不明不白地泼一身的脏水。也不能连累了宋先生。”

    郭兴只愣了一会儿,就明白了谢玉萝的意思:“是,夫人,我这就去报案。”

    郭兴冲进了大雨中,听荷撑着伞,看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谢玉萝:“夫人,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走,去前面。”谢玉萝抬步就朝前面走去,听荷连忙跟着。

    “酒别重逢”的前面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哪怕下着瓢泼大雨也依然无法阻止这些人看热闹,有撑伞的,有穿蓑衣带蓑帽的,将“酒别重逢”的门口围的水泄不通。

    谢玉萝挤了进去。

    边挤进去就听到那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你是仙居楼和揽月楼的掌柜的宋长青。哟,原来这家酒庄也是你开的,现在你说说,怎么办?”

    宋长青儒雅的声音从里头传来,他不疾不徐地娓娓道来:“您想怎么解决?”

    男子冷冷笑道:“我这兄弟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十来岁的孩子,他这一死,全家老小以后生计都是问题,你说怎么办?”

    “多少钱?开个价吧!”宋长青知道他想要什么,直接说道。

    “宋先生是个痛快人啊!”男子呵呵笑道:“我们不要钱。”

    “不要钱?”宋福并没有乐观,紧张地问道:“那你要什么?”

    男子看了一眼宋长青,再看瘫倒跪在地上的那些人,继续说道:“我们要钱没用,总有一天会坐吃山空,宋老板名下有仙居楼有揽月楼,不如赔个揽月楼给这些孤儿寡母,也算是让他们无后顾之忧了。”

    “不可能!”宋长青还没有说话,宋福直接吼了出来:“揽月楼是我家公子的心血,凭什么给你们。”

    男子冷冷地看着宋福,讥讽地说道:“哟,你们家公子都没开口说话呢,你吼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