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曹秋珊母女一天一夜没有回温家,汪翠云纳闷了,主动去找了温静安:“静安,秋珊和曹夫人怎么没见着,她们去哪里了啊?”

    温静安有些的诧异,曹秋珊不在温家的事情,她不知道啊。

    “木知,可知道曹夫人和曹家小姐去哪里了?”

    木知自然也不知道:“奴婢没瞧见曹夫人和曹小姐啊!”

    温静安察觉不妙:“芍药和红桃呢?”

    不等木知回答,汪翠云就回答道:“芍药和红桃也都不在。”

    温静安担心起来:“都不在家里,能去哪里?木知,你快去门房那里问问,曹夫人她们什么时候出去的?”

    木知很快就问了门房回来了,“小姐,门房说了,曹夫人和曹小姐带着两个丫鬟,昨日上午就出去了。”

    “可知道出去做什么?去了哪里?”温静安倒不是担心,而是觉得闹心。

    这曹秋珊是她邀请到京城来玩的,自然曹秋珊的安危她也要负责,哪里知道,这曹秋珊不是个省油的不说,那曹家夫人也不是省心的。

    四个大活人,昨天上午出门,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若真出了什么事情,曹德旺还不要找温家算账啊!

    “奴婢问了门房,门房说不知道,不过门房说,昨日曹夫人和曹小姐出去的时候,高兴的很,像是有什么大喜事一样。”

    温静安哪里关心什么大喜事,她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把这两个人给找到。不找到到时候曹德旺来要人,温家怎么办。

    看到自家小姐一脸的恼銫,木知试着说道:“小姐,曹夫人和曹小姐会不会是回晋昌府了?”

    汪翠云忙摇头说道:“不能啊,我刚去找她们,发现她们的行李都在呢,而且,她们就算是要回去,也不能不跟姐姐打一声招呼啊!”

    听到这里,温静安越发地厌恶曹秋珊了。

    “木知,你快派人出去找一找,还有到京城的客栈去问一问,看看她们昨日是不是歇在客栈了。”温静安冷静又冷漠地吩咐道。

    木知这就下去吩咐找人去了。

    温静安的脸銫一直都很不好,冷冷清清的,汪翠云为了讨好温静安,数落着曹秋珊:“姐姐,你也别担心,秋珊也不是一个人出去的,她是跟着曹夫人出去的,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情,这也不关姐姐的事啊,要怪就怪她们母女两个。”

    温静安怒气被汪翠云的话安慰到了不少,脸上的不快也随之消散了几分。

    她是没察觉到曹家母女不在温家,她这段日子一直都在长公主那边。明日就是十五了,长公主照例每个月的十五都要到静福寺去住上几日的,荃嬷嬷的意思是让她跟着一块去。温静安怎么会有不去道理。

    她都已经收拾好东西了。

    可现在,曹家母女失踪

    不管了,长公主那边已经答应了,不行食言!

    “翠云,我明日要出门几日,家中就剩下爹爹哥哥和你了,你代我照顾下我爹和哥哥,还有曹家母女,我会告诉哥哥,让哥哥去寻。”温静安还是要去静福寺,只能委托汪翠云。

    温静安要离开?

    汪翠云心中大喜,面上却不舍:“姐姐,你要去哪里啊?要去几日啊?”

    “我去个三四日就会回来。”温静安并没有说自己要去哪里,汪翠云也不继续问,而是乖巧地说道:“姐姐放心,你就放心地出去吧,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大伯和俊倧哥哥的!”

    见汪翠云乖巧万分的模样,温静安心情这才好一点。

    然而,她的心情到温俊倧回家之后又吊了起来。因为去找曹家母女的人回来了,依然没有找到人,而温俊倧也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曹家母女被押入大牢了。

    “怎么会?”曹秋珊惊讶地目瞪口呆:“她们一介女流,能犯什么事情,怎么一日不见,就被关入大牢了?她们被关在哪里?”

    “能关在哪里。”温俊倧冷笑道:“除了常守农,谁还跟曹家母女有仇!”

    常守农?

    “又是常守农?”温静安咬牙切齿地说道:“温家母女去找他,被他给抓起来了?”

    “嗯,就关在顺天府衙的大牢里。我也是听了人说起才知道的。这常守农,竟然以权谋私。”温俊倧也很愤慨,倒不是因为替温家母女抱不平,而是因为单纯的记恨常守农。

    当年以权谋私害得温家一无所有,如今,又以权谋私将温家母女给关了起来。说来说去,那温家母女除了虚荣些,想要当常守农的小妾,她们又没有其他的罪,这常守农,天子脚下,也敢这么干,就不怕别人参他一本嘛!

    “哥,现在咱们该怎么办?曹秋珊是我请来的,若是曹家来要人,咱们怎么说!”温静安有些担忧地说道。

    温俊倧冷冷地说道:“怎么说,自然是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我还愁找不到攻击他的机会,既然他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静安,你明日是不是要跟长公主去静福寺?”

    “哥,你的意思是让我”

    “嗯,你不用说全,你就这样跟长公主说说”

    温俊倧凑到温静安的耳边,说了一番话,兄妹二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分开。

    夜已经深了。

    谢玉萝今日等晚归的萧钰,并没有隅睡。

    随着进入了秋天,夜晚也渐渐地凉了,萧钰进了大门,就看到谢玉萝在前院等他。

    “怎么又在等我,不是说了我今日要很晚回来,让你早些睡吗?”萧钰拉着谢玉萝的手,冰凉的手让萧钰心疼不已,连忙将她的手给攥进了大掌里。

    “我睡不着。”谢玉萝心思重重,那日过后,她就一直担心,担心那个幕后之人,还会对萧钰使什么龌龊的手段,越想这心情就越难以平复。

    “傻子。”萧钰不知道谢玉萝心里头所想,只当她是白日里头睡多了:“以后午睡少睡一些,睡个两科钟便可,睡久了头晕不说,晚上还睡不着。”

    谢玉萝也不解释,乖巧地嗯了一声,跟着萧钰进了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