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裴芝潼定定的看了闫闻也一眼,然后才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乐乐,声音轻轻的对乐乐奶奶说道:“为什么不信?”

    听到裴芝潼的话,闫闻也抬起头看向了裴芝潼。

    “我终于是知道了,为什么你家孩子会这么的无法无天!原来都是你们家长教的!我真的是长见识了!孩子不是这么教的!”乐乐奶奶继续讽刺道,“自己的孩子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

    裴芝潼挑了一下眉头,对乐乐奶奶说道:“怎么?我信自己的孩子,你有问题吗?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我比谁都知道!我家孩子要是有错,我指定是第一个教训他的!但是,他没有的错,你自然也别想强加在他的身上!”

    说着,就看向了乐乐奶奶身后的乐乐,声音轻柔的对乐乐说道,“乐乐,真的是我们家谦谦推你的吗?”

    乐乐从奶奶的身后把脑袋伸了出来,有点喏喏的看了裴芝潼一眼。

    裴芝潼鼓励的朝他点了点头。

    乐乐再次抬头看了自己奶奶一眼,奶奶也对他说道:“乐乐,你别怕,把你在家里跟我说的说给他们听!”

    乐乐抿了抿唇,许久之后,这才小声的说道:“我我也没有看到是不是谦谦推的,只是肖琥说,是谦谦推的,我掉下河之后,也看到谦谦从河边走过去我”

    乐乐的话,算是给了秦敏底气了,她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对乐乐奶奶说道:“陈雪琴,你听听,你听听你家孩子说什么!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跑来我们家,说我们家谦谦恶毒?我看最恶毒的是你才是!”

    秦敏知道,谦谦是个好孩子,虽然他不爱说话,不爱笑,看见人也不愿意打招呼,但是每个人都有杏格,谦谦是内向了一点,孤僻,不是罪!

    谦谦从小就是这样,看起来像个小大人,每天脸上都没有一丝笑意,很多小朋友都不愿意跟他一起玩,都害怕他,所以他没有一个朋友,这让秦敏非常的心疼。

    “我看,这件事,还要把肖琥叫过来一起对峙才行!”裴芝潼言笑晏晏的对乐乐奶奶说道。

    乐乐奶奶看着乐乐害怕的样子,以及闫闻也毫不担心的样子,就估计这件事跟闫闻也没有关系了。

    但是,她心里知道是一回事,面上还是不想要承认的,只梗着脖子对裴芝潼说道:“就算这次不是他推的,上次脱掉我们家乐乐的裤子,也逃不掉!”

    闫闻也看着眼前胡搅蛮缠的老太太,心里感到极其的不耐烦,只用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乐乐奶奶。

    随即,乐乐奶奶看起来就像是中了邪似的,领着乐乐转身就往门外走去,看的秦敏和顾丽萍是一脸的懵怔。

    “这是怎么了?怎么说的好好的,突然就回去了?”顾丽萍有点不解的对秦敏说道。

    秦敏轻嗤了一声:“估计是知道自己家孩子胡说了呗!”

    说着,转头看向了闫闻也,对闫闻也说道,“我就说我的谦谦是一个好孩子,不会做这种欺负别人的事儿的!奶奶的乖宝,晚上想要吃什么?奶奶给你做!”

    闫闻也收敛了一下心神,丢下了两个字:“随便!”

    然后就转身往屋子里面走去。

    裴芝潼看着闫闻也的样子,侧头看了闫璟一眼,面上露出了一丝的担忧。

    从闫闻也记事以来,这个孩子就跟平常的孩子不大一样。

    裴芝潼隐约的感觉,闫闻也好像有操控别人的能力一般。

    “我去跟他聊聊。”闫璟对裴芝潼说道。

    闫璟来到了闫闻也的房间里面,闫闻也正坐在窗前,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闫璟坐在了闫闻也的身边,摆出了跟闫闻也一样的动作,望向了窗外。

    闫闻也侧头看了闫璟一眼。

    “要说什么?”闫闻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出声问道。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闫璟说道。

    闫闻也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对闫璟说道:“我好像,跟别的小朋友不太一样高乐乐说,我是一个怪胎”

    声音里有一丝淡淡的疑惑。

    “在我眼里,你跟他们一样,并没有区别。”

    闫璟侧头看向了闫闻也,声音十分的平静。

    闫闻也皱起了眉头。

    闫璟没有说话,只伸手搭在了闫闻也的肩膀上,拉着闫闻也靠近了自己。

    闫闻也垂眸看了一眼闫璟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上,神情收敛了起来。

    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很快就松懈了下来,把自己的头靠在了闫璟的肩膀上,轻轻的唤了一声:“爸爸。”

    闫璟的表情一下子就怔住了,侧头看向了闫闻也。

    六年了,闫闻也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就连顾丽萍都说闫闻也是一个喂不熟的小白眼狼,连自己爸爸都不叫。

    所以,今天这一声爸,属实是有点惊到闫璟了。

    闫闻也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闫璟的样子,他没有看闫璟,但是在闫璟看不到的另一边,嘴角扬了起来。

    闫璟从闫闻也另一侧的镜子里看到了闫闻也嘴角的笑意,不知道为什么,闫璟瞬间红了眼眶。

    站在门口,靠着门框的裴芝潼看着这对父子的背影,嘴角也露出了欣慰的笑意,拿着自己手中的照相机,给两人拍了一张照片。

    就算闫闻也他跟一般的小朋友不一样,那又如何?

    那是她和闫璟的孩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