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张素琴见劝不动裴芝潼,也就没有淤说这个话题。

    毕竟说多了,指定会招人嫌的。

    裴芝潼这个朋友,她还是想要继续深交的。

    除去裴芝潼和闫家的关系,裴芝潼这个人本身也是值得深交的。

    裴芝潼见张素琴没有淤就着这个问题继续说下去,知道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几个人正在屋子里面说话的时候,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嘈佑的说话声。

    听声音应该是几个中年女子的声音,嗓门又大,声音又尖利,隔着门都听到了她们的声音。

    裴芝潼皱起了眉头看向了门口。

    正准备让裴安安出去看看是谁的,就见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从外面出来了几个中年女子。

    她们的身后正跟着秦敏。

    这几个人,裴芝潼倒是认识的,是闫振洲那边的几个表亲。

    结婚的时候,见过一面。

    但是闫振洲和秦敏跟她们的关系也说不上多好,所以,也不经常来往。

    几个人一进屋子,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哎哟,这就是你大孙子啊?长得可真俊啊!”

    “咦?怎么还开着窗户?你们可不知道这坐月子可不能吹着风!赶紧把窗户给关了!”

    几个人一进屋子,招呼也没有跟裴芝潼打,一人就从张素琴的手中一把把谦谦给抱了过去,看了一眼谦谦,一人就动身去关窗户,然后对秦敏说道。

    裴芝潼看着那人的动作,眉头都紧皱了起来。

    这谦谦不过才刚出生几天,哪里能这样用力?

    “表婶,您这动作可要轻点,这谦谦这小胳膊小腿的,哪儿能吃得消您这么用力?”关于谦谦的事情,裴芝潼是直接接就怼了出来,一点都没有留情面。

    听到了裴芝潼的话,表婶脸上的表情讪讪了起来,面銫有点不悦的对裴芝潼说道:“这么小孩子都是没有骨头的,动作稍微重点也不会怎么样的!”

    本来秦敏对裴芝潼那样说话还觉得对表婶有点过意不去,但是一听到表婶这句话,面銫就变的铁青了起来,对着表婶就斥责道:“你这话说的!怎么小孩子就没有骨头了?怎么这么大岁数了,还说话不经过脑子?”

    被秦敏怼了这么一句,表婶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是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你们这婆媳,真的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吗?谁家的孩子小时候不是被这样拎来拎去的?”表婶嘴里嘟囔了一声。

    裴芝潼忍不住笑了起来,是被气的。

    看了一眼还理直气壮的表婶,裴芝潼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面无表情的对秦敏说道:“妈,等会儿就让闫璟去表婶家,把表婶的孙子接过来,我倒要看看,谁家的小孩子被这样拎来拎去还能没事!”

    听到裴芝潼这么说,表婶脸上的神情再次讪讪然了起来。

    秦敏听了裴芝潼的话,也故意大声的应了一声。

    表婶轻嗤了一声,把谦谦还回了秦敏的手中,嘴里一直在嘟囔着什么。

    无疑就是在说裴芝潼矫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