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钟声洪亮,传遍整个不二城。

    “又有大事发生了啊!”

    “是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最近这不二城真是不太平咯!走,瞧瞧去!”

    众人议论不断,纷纷朝着光红色光柱跃去。

    不二城城主方永川创立的门派称‘擎烆宗’,擎烆宗坐落城主府下方,占据不二城四分之一的位置,全宗上下五千修士,个个天赋非凡,能被擎烆宗选上的人又岂是庸人。

    此时,整个擎烆宗上下接到死令,窃贼出现,火速前往东市雷鸣阁,一虫一蚁皆不可放过,任务只需成功,不许失败,最重要的是留下活口。

    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流光从擎烆宗迸出,无数强横气息朝着雷鸣阁汇集。

    雷鸣阁。

    林宸本一只脚已踏出雷鸣阁,他散开神识,将其催至极致,这才发现,整个不二城上空灵力紊乱,空中到处弥漫混乱气息,以雷鸣阁为中心,方圆十里内,无数斑驳气息皆朝一个方向涌来,正是自己所在的位置。

    他当然明白发生了何事,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再不逃,将无处可逃。”

    等他双脚完全迈出雷明阁时,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心头。

    “即便现在成功逃脱,世人也会窃贼之名安在自己头上,也同样少不了被追杀的命运,既如此,这送来的宝物有什么理由再送出去!”林宸本一咬牙,返回阁中,手一抬,从掌心迸出一股吸力,精致玉盒飞至手中,还未靠近,一股窒息热浪迎面扑来,林宸本运转灵力,将气息压制下去,以同样手段强行将玉盒盖住。

    冲天光柱随着盒盖合拢也渐渐消散,但玉盒封印被毁,其内火之气息磅礴,根本压制不住,源源不断从玉盒中泄露出来。

    此刻并非封印气息的最佳时期。

    将玉盒收入储物袋中,那股燥热的火之气息也暂时消失。

    收好玉盒后,林宸本余光瞥过蜷缩地上的三尾狐,看模样,依旧没能醒来。

    林宸本大脑内飞速旋转,“她是唯一与我有接触的人,若是任她留在此处,届时,想要找到我或许更加容易,不行,绝不能留任何线索。”

    林宸本飞手一卷,将三尾狐收入灵兽袋内,这才贴上敛息隐身符,小心翼翼出了门。

    街道上,外头已有人到来,他们飞身立在街道两旁屋檐上,抱胸在怀,像是看一场好戏盯着雷鸣阁大门方向,并未上前。

    而大门外数丈远,一人目光凶狠,死死注视着雷鸣阁内的一举一动。

    手中握着一根一丈长的冰晶法杖,杖尖处,一颗拳头大小的蓝色骷髅头,正滴溜溜直转,其眼眶内亮起二道蓝芒,散发极为精纯的水属性灵力。

    此人不是他人,正是擎烆宗长老易奇水,而先前解封玉盒封印之人,也正是他,易奇水境界达到五幻境九层巅峰,半只脚已踏入涅槃境,此番不惜冒着杀身之祸偷盗阳炎圣果,也正是为了对抗突破时的恐怖天劫。

    天劫无常,谁也无法预知自己渡劫时会面临怎样的天劫,故,多一分准备,便多一分把握。

    而渡劫之时,实则只需一枚圣果即可,多一枚是为了避免期中出现任何意外,再者,若自己成功渡劫,多出来的一枚圣果也可在黑市高价售出。

    所以此番嫁祸林宸本,他只在盒内留了一枚,只要嫁祸计划成功,便坐实了果实是他人盗取,不会再有人怀疑到自己身上来。

    易奇水早已悄然将精神力覆盖在雷明阁四周,此时,他已察觉到林宸本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但,他却没有阻止。

    他在等,人越多,作证的人也会越多,届时再由自己亲手围捕,便可彻底洗脱自己嫌疑。

    当然,如此做的原因是,他确定围观之人皆境界偏低,无人能识破林宸本遁术,但随着人越来越多,神识内,有好几道强横气息正飞速而来,修为与他相差不大。

    为了避免他们识破林宸本的隐身术,易水奇心知,不能再等了。

    他双手握住冰晶法杖,高高举起,四周涌来磅礴水灵气,杖尖骷髅眼眶之中,光芒大盛,射出二道半透明光柱,齐齐轰向雷鸣阁。

    与此同时,他大吼一声:“小贼,哪里逃!”

    轰隆,整个雷明阁大门轰然而碎,尘埃飞扬,将雷明阁淹没。

    “小子,本长老给过你机会,是否能逃脱,千万别让老子失望。”易奇水心中悄悄嘀咕道。

    他当然不想林宸本被抓获,毕竟他若被抓,免不了被搜魂的下场,这样一来,整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此事难了,自己还是摆脱不了被怀疑。

    “都在等什么,一起上,别让那小子跑了!”易奇水怒吼,指着街道一头,那里空无一人。

    众人皆楞在原地。

    飕!

    二道人影从人群中一闪而过,朝着易奇水所指的方向爆射。

    “那是吴执事和典执事吧?”

    “他们为何?”

    易奇水脚尖点地,身体如一只轻盈飞燕,跃上房顶,紧跟在二位执事身后。

    他回头大喊:“你们楞着作甚,谁若活抓那小子,本长老赏一万上品灵石!”

    轰!

    众人炸开了锅,管他前方是否有人,潮水般跟三人身后,浩浩荡荡,声势惊天。

    原本还小心翼翼前行的林宸本,知道敛息符被人识破,继续收敛气息蹑脚而行铁定被抓。

    看着身后黑压压一片,兴奋声怒吼声汇聚一块,回荡在不二城上空。

    林宸本不在收敛气息,运转踏雪无痕第三层,身躯悬空,往前方飞射。

    再不逃,身后众人一人一口水都能将自己淹死。

    很快,跟随在后的众人,渐渐感受到前方异样,凭空而起的啸声,灵力波动迎面扑来,无疑证实了前方的确有人。

    “小子,束手就擒吧,今日若让你逃了,我们这么多人颜面何存!”

    “今日一万灵石老子要定了!谁也别跟我抢!”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呼声正浓,兴致高昂。

    林宸本神识当中,前方又有数十人正往此赶来,不单单在前方,左右二侧人数更多。

    “插翅难逃?”林宸本愁眉紧锁,他始终想不明白,近来与人无仇,究竟何人要致他死地。

    算了算时间,再逃下去,若无意外,最多十五息,必定被堵个结结实实,届时再想办法也为时已晚。

    耳边风声呼啸,便是这思考的几息时间,后面紧追而来的人又拉近了几分。

    此时,众人手中纷纷亮出法术,将灰蒙蒙的半空点缀成一副水彩画。

    嗖嗖嗖!

    数百法术,锁定林宸本,齐齐闪过,在林宸本身后凝出一条笔直的五彩光路。

    感受到身后数百法术的庞大气息,林宸本头皮发麻,这些气息高低不一,显然境界各不相同,若是法术只有十余道,拼上一拼,自己或可抵挡,但数百道同时袭来,拿什么挡,再者,即便真能挡住这波,届时,被四面蜂拥而来的人堵住,又能挡得了几时?

    情急之中,林宸本自然是想到了‘天雷空破术’,与此同时他心中暗自庆幸当初有所准备,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才入城两日,就要使用这逃遁术逃命,心中有些悲凉。

    另外还有一事,也正是他迟迟不敢施法的原因。

    便是在这城内,他若施展天雷空破,能否穿过这城中大阵,若无法穿越,那会传送至何处?期间法术若出错会不会导致自己无声无息的消失?

    林宸本愁眉紧锁,豆大般的汗珠不断滴落,他双手抓头,不敢想却又不得不想。

    密密麻麻的法术,越来越近,最多还有一息时间。

    半息过去,他终究不得不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作出决定。

    “此番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他紧咬牙关,不再胡思乱想,十指飞快掐诀。

    募地,转过身,面对着漫天而来的法术,他放声冷笑,道:“等着我!”

    轰!

    晴天霹雳,天空降下一道闪电,无视城中大阵,白芒瞬间将百法淹没。

    待白芒退去,众人恢复视觉时,方才还活生生的人,却消失一空。

    人群中,有人心喜,有人心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