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白芙看着哭的如此伤心无助白灵,一遍又一遍的恳求着自己,即使心中万般伤感也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道:“傻瓜,姐姐去当妖后怎么会死呢,灵儿,记住姐姐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爹娘,让爹每天少喝点酒,不要总去和古藤伯伯讨酒,古藤伯伯该烦他了。娘每到月圆之夜法力就会减弱,你要好好呆在娘身边保护娘,不要让娘受到伤害。还有每年初春你都会掉毛,丑的不敢出门,要躲在家里一两个月才敢出去,这是我用狐毛做的一张假狐皮,穿着它你就不用总躲在家里了。”白芙手中变出一张假狐皮说道。

    白灵一边哭一边摇着头说:“不要,不要,我不要,爹只听姐姐的话,我根本管不住爹。我只会惹娘生气,怎么能保护得了娘呢。我不管,我就是不让姐姐走。”

    妖王转身走了几步冷冷说道;“该走了。”

    白芙抬头看了一下妖王说道:“等一下”。说罢便站起走到白底夫妇面前,白芙跪下磕头红着眼眶心如刀割的说道:“爹,娘,芙儿感谢你们的养育之恩,以后芙儿不在你们身边你们,你们一定不要想芙儿,也不要为芙儿伤心,更不要为女儿流泪,你们忘了女儿吧,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女儿”

    “对不起芙儿,爹没能好好保护你。我不配做一个父亲”白楴红着眼眶懊恼自责的说道。

    “爹,一直是你和娘在保护女儿,在我眼里你们是最伟大的父母,这次就让女儿保护你们吧”白芙说道。

    “谁也别动我的女儿,休想带走她,这是我的女儿,我的好女儿呀!”白楴夫人抱住白芙大哭着说道。白灵也从身后抱住白芙三人哭成一团。

    妖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便对属下使了个眼色,属下立刻心领神会去催促,白芙含着泪转身离去,白灵拽住白芙胳膊哭着苦苦哀求道:“姐姐别走,求求你姐姐别走,我以后再也不在姐姐身上胡乱试药了,以后姐姐剪我尾巴我也不会和姐姐吵架了,我以后再也不惹姐姐生气,求求姐姐别丢下我一个人。”

    白芙看着哭的不知所措的白灵,即使心中万般难过,却还是不得不推开白灵的手,含泪向妖王走去。妖王拉起白芙的胳膊向空中飞去,媚姬以及一群小妖也跟在他们身后渐渐远去。

    白楴夫妇看着白芙越来越远,哭着叫着女儿的名字,白楴夫人受不了直接昏了过去。

    白灵看着姐姐渐渐远去想都没想便追了上去,白楴正要叫住白灵,只是此时白灵早已不见踪影。无奈怀里还有昏过去的夫人,也不能追过去。

    白灵在后面拼命追着妖王,只是妖王飞的太快,自己的修为又有限,不一会儿妖王便消失不见了。白灵停在半空中大喊道:“妖王你在哪?你给我出来,你放了我姐姐,你出来呀!你快出来呀!”叫了半天也没有回应。白灵又继续往前飞,只是飞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妖王。此时天色已渐渐变晚,白灵只得返回家去,只是当白灵返回家时白楴夫妇已被人杀害躺在洞前。原来是奸诈的妖王带走白芙后便暗中派人除掉白楴夫妇和白灵,幸亏白灵去追妖王,才幸存了下来。

    看着躺在洞前的爹娘,白灵顿时脑子一片空白,没有知觉,没有思想,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或许老天也为此时的白灵感到悲伤,竟下起了大雨,雨中白灵跑到爹娘身边扶起倒在地上的娘,又扶起倒在地上的爹哭着大喊道:“爹娘,你们怎么了,你们醒醒呀,你们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姐姐也走了,我找不着她,我找了好久就是找不着她,你们醒醒,你们不要死,你们不要丢下我,我一个好害怕,灵儿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听话,不惹爹娘生气,我求求你们活过来,活过来呀!”白芙拼命摇着躺在地上的白楴夫妇,泪水与雨水交织在一起流下来。

    白灵站起为拼命为白楴夫妇输送修为,只是白楴夫妇依旧没有一点反应,直到白灵自己也虚脱倒在地上,白灵趴在白楴夫人身上流着泪虚弱的说道:“娘告诉我这是梦对不对,梦醒了你和爹,姐姐都会回来对不对,我们一家人还是像以前一样幸福的生活对不对。”说完便昏了过去。

    白灵醒来已是雨过天晴,不变的是躺在地上已逝的父母的现实,此时白灵终于认清了这一切都是现实不是梦,埋葬了父母,白灵坐在白楴夫妇坟头,抱着白楴夫妇的碑说道哭着说道:“爹,娘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姐姐,救出姐姐,你们地下有知一定要保佑姐姐。”白灵在坟前哭了一会儿便黯然离去。

    妖王将白芙带回幽灵宫(妖王的宫殿),大殿之上妖王集齐所有小妖,来宣布刚获得的妖后,白灵面无表情的站在众妖面前,而小妖们则在下面欢呼着大喊道:“恭喜大王,恭迎妖后,恭喜大王,恭迎妖后,恭喜大王,恭迎妖后”

    “哈哈哈哈,今日乃我幽灵宫大喜,本王甚是高兴,所有妖界子民将与本王同庆三日。妖王站在小妖面前大声宣布道。

    妖王举起一杯酒递给白芙,白芙高傲的扭过了头,避开了妖王的酒杯,看着如此高傲的白芙妖王心中点起一股怒气,用手掐住了白芙的脸,将白芙的脸转向自己威胁的在白芙耳旁说道:“你最好老实一点,不要惹本王生气,否则本王可不能保证你家人的安全。如此美酒你不喝有点可惜,既然你自己不想喝,那好本王帮你。”说罢便捏开白灵的最将整杯酒灌了下去。

    火辣辣的液体流过白芙的喉咙,白灵感到喉咙一阵灼烧,白芙辣的直咳嗽,看着此时白芙如此狼狈妖王眼中有一丝得意,威胁的说道:“今后你最好老实一点,这自己喝的酒总比别人强行灌下去的舒服,你最好学会自己“喝”,否则本王有的是精力灌你“酒”。

    白芙自然知道妖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给自己下马威,白芙怒视着妖王,丝毫没对被妖王的强迫有所畏惧。妖王被白芙的眼神所震惊,不过着反而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此时的白灵沿着那天妖王飞走的方向继续寻找妖王,只是已经飞了七天七夜还是未有任何踪影。此时的白灵已筋疲力尽,白灵又往前飞了一会儿准备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却发现前面是结界,挡住了白灵的去路。白灵心中一阵欢喜,猜想结界后面一定就是妖王的宫殿幽灵宫了。白灵往后退了一下准备施法打破结界,只是白灵的力法力似乎对结界并没什用,白灵再次施法,只见结界突然变成黑色,并发出一股黑气,将白灵吸了过去,力量越来越大,白灵仿佛感觉到,有一万种力量在将自己撕扯,要将自己撕扯成碎片,万分痛苦。白灵甚至觉得自己今日将要命丧于此,依稀间白灵仿佛看到自己的父母正向自己走来,要带走自己。白灵流泪说道:“对不起爹娘,我还是没能找到姐姐。”就在白灵闭上眼睛已经绝望时,腰间的玉佩突然发光,白色的光芒仿佛在于黑色结界相抗,白灵身上的疼痛也逐渐减少。

    白灵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穿过结界,此时的白灵已经虚弱到无力,勉强用胳膊撑起自己,不过此时氛围却让白灵压抑的感到窒息。白灵正处于与两个身着黑色战袍,气场强大,长相俊美的男子中间,而两位男子身后各站着上万的士兵,白灵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男子眼神凌厉,男子显然对眼前突然出现的女子感到诧异,而相比男子眼中的诧异,白灵眼中的恐惧显然要多得多。

    白灵抬头眼里充满恐惧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男子身形伟岸,眼神幽暗深邃,全身散发这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王者之气。在男子强大气场的衬托下此时的白灵显得是如此狼狈。白灵看着男子的双眸仿佛在告诉他不要伤害自己,男子看着地上狼狈的白灵眼中竟有了一丝怜惜。

    “大胆,何人竟敢擅闯魔界禁地。”冥城身后护法冬青拿着长剑指着白灵说道。

    冥城举起右手示意冬青退下,冬青看到冥城示意便收起长剑退到冥城身后去。冥城走到白灵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白灵,声音沉稳有力的说道:“你是谁?这里是魔族禁地,你为何会出现于此,知不知道这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

    “我我不要杀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儿”白灵看着眼前这个让人望而生畏,面容凝重的男子,害怕的说道。

    冥城举起手眼看着重重的一掌就要落下,白灵吓的紧闭双眼,等待着这一掌的来临,只是这一掌迟迟没有落到白灵身上。白灵慢慢睁开眼,原来冥城打掉的是自己身后飞来的剑,白灵惊慌的转身向后看去,身后的冥幽挑着嘴唇,眼神犀利,满脸的邪魅之气。看着他让人不由的背后冒出一股凉意。

    “你要杀的人是我,她既是无意来到此处,你又何必牵连于她。”冥城一边转动着自己的袖筒一边说道。

    “哈哈哈冥城倘若当初你像现在一样有半点怜悯之心,我娘也不会死,如今你又在装什么慈悲,快收起你的虚伪,否则让我这个明白人看了只会作呕。我管她是谁,挡在我面前就该死。”冥幽恶狠狠的说道。

    冥城道:“我冥城说不想让死的人,就谁也杀不了。你恨我想杀我,这么多年你一直畏惧父君所以才没敢动手,如今父君闭关正是你杀我的大好时机。可是你真的以为没有父君你就能动的了我?简直可笑。”

    “少废话!你还我母亲命来!!”说罢冥幽便拿着长剑向冥城刺来。

    冥城抱起白灵一个转身便躲过了冥幽的攻击,冥城将白灵放到一边,便很快投入与冥幽的战斗,而此时的白灵在冥城抱起她的那一刻,心中竟窜过一阵暖流。

    白灵皱紧眉头看着冥城,冥幽从地上打到天上,又从半空打到云端,天空中风起云涌,冥城重重的一掌打在冥幽身上,冥幽从半空中高速落下,重重的摔倒地上。冥城也从空中落到冥幽面前说道:“你输了!”

    冥幽嘴里溢着鲜血,支起身子冷笑道:“哈哈哈,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以后就不会有人来找你报仇,杀了我你今后就可以解脱了。”

    看着地上的冥幽,冥城拿长剑指着冥幽,抬手间冥幽闭上双眼等待着死神的到来。只是迟迟感觉不到疼痛。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是,冥城的剑并没有落到冥幽身上,而是刺向了自己。白灵,冥幽,以及所有的士兵都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冥城捂着伤口说道:“我冥城从不会手下留情,但也向来不喜欢欠别人的,这一剑算是还你的,从此你我恩怨两清,下次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哈哈哈哈冥城你以为这样就两清了吗?别妄想了,今日你若不杀我,它日我必将取你性命。”说罢便在属下的搀扶下匆匆离去。

    看着冥幽离去,冥城也因体力不支单膝跪倒在地,众人看着冥城跪倒,纷纷簇拥而上,白灵跑到冥城身边,只见冥城脸色苍白,头冒冷汗,看来这一剑冥城伤的并不轻。白灵在掌间变出一颗白色药丸,刚要给冥城喂下去,就被冥城身旁的冬青制止了。冬青握住白灵的手腕问道:“这是什么?”

    白灵看到冬青心存顾虑便如实答道:“这是定魂丹,是我自己炼制的丹药,可以镇痛止血,对他的伤口有益。”

    冬青半信半疑的看着白灵将丹药喂进冥城嘴里。冥城忍着疼痛手一挥便将剑拔了出去,长剑一出一口鲜血便从冥城口中吐出,冬青着急的直叫“殿下。”

    冥城用手捂着自己的伤口,鲜血透过冥城修长的手指流了下来,冥城说道:“回宫。”

    “是,殿下!”冬青随声附和到。说罢冬青便走到众人面前施法,白灵还未反应过来,众人已从宫外来到一所辉煌的让人瞠目结舌的宫殿,宫殿辉煌,磅礴,大气,宫殿里的一切都让白灵目瞪口呆,紫金琉璃瓦的屋顶,地下铺的黑色大理石,大殿上还有多根黑色巨,柱上刻着栩栩如生的麒麟十分壮观,只是这大殿总体的颜色有点暗,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