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完颜希尹死后就葬在了吉林舒兰。光绪二十年的时候,完颜希尹的“神道碑”被发现了。由于当时的地方官认为这块碑有“可补史阙”之重要价值,遂“命锻人塌而立焉”,这些在《吉林通志》里都有记载。建国后,省文物局对这个墓葬还很重视,明确要重点保护,可*一开始∑兤四旧”,这片墓地又遭到了极大的损坏。李叔嘴里所说的工作队,其实就是几个还没有受太多牵连的老领导嗅澺文物被损坏,同时也为了让李叔他们能少受点罪,才毖他们调到了舒兰小城乡。名义上还是改造,实际上是尽量的保护研究这些珍贵的历史遗迹。

    说到这儿,李叔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为自己的处境伤心还是在为完颜希尹墓地的现状嗅澺。可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却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所谓的工作队是这么回事啊,这老头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怎么还替古人担忧呢?找什脺黟兀术啊?我得想办法说服他,别让他带人进山搅和了。

    “李叔,照你这么说,已经发现的完颜希尹墓都已经被砸了。你怎么还想带人找那个山洞呢?咱先别考虑这个山洞我们还能不能找着,就算是找到了,真发现什么珍贵的文物,你能保证它不象完颜希尹墓一样被‘破四旧’吗?我估计你把这把宝剑交上去都不一定能保得住!”我慢条丝理的帮着老头分析。

    听我这么说,李叔张了几蟼愳彻底没话说了,沉訡了半晌才说道,“我相信咱们国家肯定不能永远都是这个样子的。”

    “李叔,你看不如这样。这把宝剑是我无意中得来的,所谓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说到这儿我似笑非笑的看了李雨欣一眼,她马上明白过来我在说她是美人所以送了她那块春水玉,冲我甜甜一笑。

    “我本来也没想据为己有,让您带走做研究也算是物尽其用,希望它能帮助您揭开金兀术死亡的历史谜团,但我希望您暂时不要上缴,等到合适的机会再做决定。想做大事儿就得沉得住气,您说呢?”这顶“英雄”的高帽儿送出去之后,李叔明显非常受用,忍不住微微点了点头。

    “关于寻找那个山洞的事,我觉得和处理这把宝剑一样,也急不得。一是我当时确实麻达山了,真的想不起来它在哪个山谷里了。二是即使找到了,谁能保证事情不泄露?还不是一样得被破坏掉?谁有能力保护好它?”我停了停继续说道,“而且找那个山洞也不是进山三回五回就能找到的。我记忆中那个山谷四周都是绝壁,根本就没路,没有人走过的痕迹。以后我或者虎子他们再进山,一定帮你留意,一有线索马上就通知您,您看怎么样?”

    “哎,小伙子,你说的倒是有道理。只是这谜底就在眼前却不能马上揭开,我心不甘呐!”李叔也知道这确实是眼下没有办法的办法。

    看到终于说服他不向上级汇报了,我这心里马上敞亮了不少,这下就不用担心把警察招来了。为了保险起见,我继续嘱咐他,“李叔,宝剑和山洞的事儿你可千万别和任何人说,要不然它们可就都得毁了!”

    “你放心吧!这小子。”话说开了,李叔的心情好了很多。

    正唠着呢,就听院子里的狗嗷嗷的一窝蜂的狂咬。这两天过年,人来人往的串门陛年的人太多,大爷怕狗把邻居们咬了,所以都拴了起来。这会一听到狗叫就知道可能有人过来串门了,马上让虎子起身上外头看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